五年规划

云南:向东融入“长三角” 向南拥抱东南亚

来源:人民网 日期:2018年12月24日

       潘健 祝鸿伟 刘阳 李彤 李璐颖 程浩 李发兴

  编者按

  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。长江,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,是中华文明的重要发祥地,也是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重要支撑。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,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的重大决策,是关系国家发展全局的重大战略。

  数风流人物,还看今朝。走进新时代,共绘长江美,沿江各省市贯彻落实“共抓大保护、不搞大开发”要求,走生态优先、绿色发展之路。人民网适时推出“长江龙·舞起来”大型主题调研采访报道,走访长江沿线省份,用记者的视频、图片、文字,讲述生态长江、经济长江、文化长江、民生长江的美丽故事。

  站在云南丽江市的石鼓小镇远眺,金沙江绕着山体兜了一个大圈,划出一道优美的曲线,留下一片宽阔的冲积河谷。湍流的江水在这里歇了歇脚,然后掉转头来一泻千里,注入东海完成了“湾育华夏”的使命。如今,金沙江两岸繁花似锦、百果飘香,更为长江经济带下游省市提供了珍贵水源。

  2015年1月,习近平总书记在云南考察时,要求云南努力成为“生态文明建设排头兵”“面向南亚东南亚辐射中心”。2018年4月,习近平总书记在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强调,坚持共抓大保护、不搞大开发,加强改革创新、战略统筹、规划引导,以长江经济带发展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。

  努力成为生态文明建设排头兵,面向南亚东南亚的辐射中心,给云南出了一道考题。“要牢固树立生态优先、绿色发展的理念,引导群众增强生态环境保护意识和人居环境整治主动性,善于科学地把绿水青山转化为金山银山”“建设面向南亚东南亚辐射中心,关键需要增强开放型经济实力”,云南省委书记陈豪如是说。

  保护不误发展:理念先行聚木成林

  初冬时节,金沙江石鼓镇的江岸上,飘带般的柳林把“长江第一湾”打扮婀娜多姿。金沙江流经丽江有615公里,占金沙江长度1/4,是长江中上游重要的生态安全保障。

  石鼓镇林工站站长和朝明介绍,以前老百姓穷,为了生产生活,经常上山砍树,生态环境破坏严重。由此带来的后果是,每逢汛期沿江农田就会被汹涌上涨的水势冲毁,赶上扬沙天气,周边昏天黑地。从村民自发,到镇上组织,大家开始逐渐种植适合生长的柳树。

  11月14日,上游堰塞湖泄流,洪水到达石鼓镇区域后,虽淹没了部分田地,由于这些年种下的柳树阻隔,没让群众受更大的损失。村民杨丽英说:“我家种了50亩蒜,洪水淹了三分之一,还能收三分之二。要不是有柳林挡着,还不全淹了。”

  保护金沙江,是玉龙县各族群众慢慢树立和强化的绿色发展理念。如今,柳林遍布巨甸、黎明、石鼓、龙蟠等金沙江沿线地势相对平缓的地带,有效保护了堤外荒滩地,为改善生态环境奠定了基础。

  树立起生态保护与绿色发展理念的,还有丽江市华坪县石龙坝镇。镇上距金沙江仅几公里,过去是产煤大镇,一眼眼煤炭矿井不分昼夜开采,镇上居民“晴天一身灰、雨天一身泥”。

  随着煤炭产业经济效益的下滑,华坪县开始转变发展思路。大家发现,除了拥有煤矿资源,当地还拥有光热资源,非常适宜芒果种植。多番论证后,当地政府开始动员群众大规模种植芒果,努力打造全国名优晚熟芒果基地。

  目前,石龙坝镇芒果种植面积达9.17万亩,占全县总种植面积的41%,总产值为2.4亿元,较去年增长44.5%。

  昭通市绥江县位于云南最北,为支持向家坝水电站建设,全县整体搬迁移民6万人,是云南省第一移民大县。搬迁后山上空出来的土地,县里鼓励村民种上“半边红”李子,一方面保护生态,一方面助民增收。

  经过几年发展,村里果农户均两亩,“做好的话,每亩收入超万元。”村党总支书记王强说,每年7月“半边红”李子成熟时,村里数千亩李子地里硕果累累。

  “我们的‘半边红’李子已通过云南省非农作物品种鉴定,获得农业部‘绿色食品’认证,并且注册了绥江‘半边红’李子网络域名。‘半边红’李子成为了绥江的亮眼名片。”王强说,红彤彤的果子也是果农幸福生活的写照。

  如今,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“保护生态环境就是保护生产力”“共抓大保护、不搞大开发”的理念深入民众心里。

  “在东巴古籍记载中,多项祭祀活动的目的都是强调人与自然的和谐关系。”丽江市委常委、常务副市长木崇根介绍,近年来市里通过加快实施乡村振兴,建设金沙江绿色经济走廊;加大环境治理力度,打赢污染防治攻坚战;压实环境保护责任,层层抓落实。“保护的主体是老百姓,政府来做扶持,通过绿色经济带动区域发展,最终要达到改善民生、提高百姓幸福感。”木崇根说。

  开放正当其时:全方位拥抱东南亚

  2015年新年伊始,习近平总书记把离京考察选在云南,指出云南要主动服务和融入国家发展战略,努力成为面向南亚东南亚辐射中心。

  辐射中心的内涵是什么,如何构建全方位的对外开放格局,是云南发展的一道必答题。

  云南经济要发展,优势在区位、出路在开放。云南省委书记陈豪表示,要把自身发展放在主动服务和融入党和国家工作全局中去思考、去谋划。对外面向南亚东南亚和印度洋周边经济圈,积极主动参与中国—中南半岛经济走廊、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建设以及中国东盟自贸区、澜湄合作机制建设,切实抓好区域性国际经济贸易中心、科技创新中心、金融服务中心和人文交流中心建设,以“五通”为抓手,扎实推进与周边国家互联互通,不断丰富完善会展平台、公共事务平台、“走出去”平台和开放型经济载体。

  云南与国际国内特别是与周边国家市场联系日趋紧密、合作交往日益密切、利益融合不断深化。在中国铁路昆明局集团开远车务段山腰站,国际联运手续办理完后,靠站不久的列车再次启动,沿滇越铁路驶向越南境内。“工作越来越忙了”,这是交接员翟宏利最直观的感受。在瑞丽市弄岛镇西南管道瑞丽输油气站,这是离国境线只有2.5公里的中缅管道国门首站。中缅管道是国家“十二五”重点工程,是“一带一路”建设中的重要通道……

  建成辐射中心,基础设施建设要先行。数据显示,近年来云南开通至南亚东南亚航线69条,客运航线基本实现南亚东南亚国家首都全覆盖;“七出省、四出境”的高速公路主骨架网络基本形成,通往越南、老挝、缅甸干线公路境内段全程实现高速化;“八出省、五出境”的铁路网不断完善和延伸,中缅国际通道昆楚大铁路顺利建成通车;建成越南、老挝、缅甸3国9条电力通道,电力贸易成为云南对外贸易重要商品;国际通信服务范围覆盖越南、老挝、缅甸、泰国、柬埔寨、印度、斯里兰卡、孟加拉国等南亚东南亚国家,成为3大基础运营企业布局国际网络的重要节点。

  建成辐射中心,还要构建开放型经济体制。位于中国老挝边境的磨憨口岸,刚刚落成的国际快件监管中心开始试运营,这是全国首个陆路口岸跨境国际快件中转中心。中心投资方负责人杨兆忠信心满满地说,中心大幅降低了商家国际物流费用,为企业投资、百姓境外购物提供便利。

  目前,云南经国家、省批准开放的口岸建有25个,国家级边境经济合作区4个,省级边境经济合作区5个,红河综合保税区、昆明综合保税区和两个保税物流中心(B型)获批运行。

  在推动沿边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建设上,云南启动了一批在全国具有创新意义的试点工作,人民币在南亚东南亚国家的影响力和辐射力逐步增强,扩大金融机构跨境合作,银行柜台挂牌币种不断丰富。

  搭建公共平台正成为辐射区发展的合作机遇。中国—南亚博览会连续举办了五届,参展参会的国家和地区从42个增加至87个,来自世界各地的宾客在这里交流观点、启发思路,南博会正成为大家寻找国际合作和开拓市场的机遇。

  “Friendly country!”来自斯里兰卡的Sammy,已连续参加了五届南博会,通过这个平台结交了很多生意伙伴。缅甸参展商寸守旭说,“在很多缅甸商人眼里,南博会就是一个展示产品、寻找合作渠道的好机会。”

  通过基础设施建设打基础,构建开放型经济体制拓市场,最终落脚点在深化睦邻友好和务实合作。

  据介绍,云南与9个国家建立了11个双边合作机制。积极参与澜沧江—湄公河合作机制建设,推动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(GMS)和滇缅、滇泰、滇老、滇越、滇马、滇以等双边合作机制务实发展;设立云南驻外商务代表处30个,实现南亚东南亚全覆盖。

  此外,云南积极在越老缅边境地区开展传染病联防、联控国际合作。实施“国门文化”建设工程,在柬埔寨、缅甸合作共建海外中国文化中心。

  俯瞰中国地图,云南地处中国经济圈、东南亚经济圈和南亚经济圈的交集处,是中国连接南亚东南亚的国际大通道,拥有面向三亚(东南亚、南亚、西亚)、肩挑两洋(太平洋、印度洋)、通江达海沿边的独特区位优势。随着 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和长江经济带等实施,云南正从对外开放的边缘地区和末梢变为开放前沿和辐射中心。

  云南,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自信热情地拥抱世界。

  协调发展再思考:下好经济带“一盘棋”

  作为流域经济,怎样将散落在长江经济带上的省市,像一条珍珠项链一样穿起来,实现错位发展、形成整体合力?如何提升国家战略在市县层面的执行效力?

  站在华坪县石龙坝镇的坡地上,一望无际的芒果树扮靓了昔日“黑黝黝”的矿山。刚刚经历过采果时节,每位果农脸上都洋溢着丰收的喜悦。如今的华坪芒果畅销我国东北三省和华北五省,并返销海南等地,最远销售到阿联酋迪拜城,深受消费者青睐。。

  挣到钱本是件开心事,但言谈间果农们也透露出一丝担忧。“金沙江对面就是攀枝花,一江之隔的竞争如何成为良性发展动力?”“缺少深加工能力,更高的利润被渠道商赚走了”“芒果被贴牌,不被消费者熟知,大家少了些成就感”“销售渠道零散,产品溯源较难”……

  华坪芒果遇到的问题绝非孤例,由于地理位置相邻、自然环境相似,在一县一品农特产品布局上,不少市县存在区域中的内耗现象。

  对于农特产品区域内统筹、跨区域合作,华坪县委书记余丽军正在思考创建“金沙芒”品牌。他也坦言,知难行更难,但这是一条合作发展的出路。“既然金沙江沿岸的地理气候相似,都适合种植芒果,为什么不能联合培育一个品牌打市场,不仅能增加竞争力,还可以为产业稳增长、果农稳收入打基础。让农户仅承受种植过程中的压力,将营销的不确定性由专业市场机构承担。”

  水电基地是人们熟知云南的一张名片,独特的自然禀赋为西电东送,支持长江流域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了保障。

  金沙江上的四颗璀璨“明珠”,溪洛渡、向家坝、白鹤滩、乌东德梯级水电站,都是西电东送的骨干电源,总装机容量约4000万千瓦,发电量相当于两个三峡工程。站在向家坝的观览平台上,大国重器带来的震撼与自豪,感染着每一位参观者。

  向家坝与溪洛渡工程建设部主任王毅华介绍说,水电站以发电为主,兼顾防洪、改善通航条件、灌溉,工程在上游、获益在下游。他具体说道,兴建向家坝和溪洛渡水电站,可使川江沿岸宜宾、泸州、重庆等城市的防洪能力由目前的5—20年一遇逐步达到50—100年一遇,还可配合三峡水库提高荆江河段的防洪能力,减少长江中下游地区的分洪损失。

  “水电站建设离不开库区移民的支持,通过后期扶持基金的对接,对上游区域经济社会发展进行帮扶。”王毅华介绍说,因向家坝水电站建设,绥江县整体搬迁后移,是云南省唯一一座从规划到建设零起步的县城。绥江这座刚搬迁几年的“年轻”县城,入围了中国最美县城50强,提升了绥江百姓的幸福感。

  毗邻向家坝,有“万里长江第一港”之称的水富港正在进行扩能改造,运输车辆进进出出,机器设备轰鸣。从这里起航出滇入川,沿金沙江顺长江行驶,即可抵达上海,是通江达海、饮马长江的水运枢纽。在工程现场,“建好水富港,融入长三角”的标语牌格外醒目,旨在提升港口效能,增强航运能力,实现水融长江、富集一方。

  “我们要将水富港打造成物流分发、仓储加工、临港服务等多功能的现代化内陆港口,进而实现以港兴市。”在水富市副市长向东看来,服务“两带”(长江经济带、金沙江经济带)连接“三亚”(东亚、南亚、东南亚)沟通“两洋”(太平洋、印度洋)的现代化陆水联运枢纽和物流中心,是水富港未来发展的方向。

  但值得思考的是,近年来随着基础建设的进一步投入,各地港口码头建设热潮再起,仅在川滇地区就有水富港、宜宾港、泸州港、乐山港等。如何实现差异化定位、合力发展,而非出现航运市场“僧多粥少”此消彼长的局面。

  向东认为,港口间通过资本合作、业务互补,能够降本提效,实现协同调度装卸、共享对接项目。近期,水富港、新沂港、南京港进行合作,发挥股东资源优势,围绕港口运营、航线开通、内河港转型升级,以物流集聚带动商流、信息流、资金流的集聚,共同打造多式联运枢纽港。

  “‘融入长三角’不仅是船只、货物的融入,更是在思想理念上向东部地区学习,把现代化运营模式引进水富帮助发展。”向东说。

  同样在思考协同发展、合力共赢的还有华坪县。在2018年8月份,华坪县举办了“同护一江水·共建绿长廊”为主题的长江上游绿色产业发展论坛。作为资源转型城市,煤炭产业一度站到区域经济产值的70%,华坪县赶上了煤炭产业的黄金十年,也遭遇了关停并转的转型痛楚。

  “我们希望借助外脑的智慧,为华坪发展拓展思路、联合临近市县,甚至跨省与攀枝花对接共谋发展。”县委书记余丽军如是说。论坛围绕长江流域绿色产业联动、长江沿线落实乡村振兴、绿色农产品新媒体营销等话题充分交流、凝聚共识。受邀嘉宾既有中国社科院、国家发改委经济研究所、中国人民大学等智库学者和高校教授,也有来自湖南、安徽、贵州、云南等地的各领域专家。

  下好长江经济带“一盘棋”形成合力,市县层面正在通过实际行动落实国家战略。在顶层设计上,近期《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建立更加有效的区域协调发展新机制的意见》正式公布,更为精准高效的制度框架为“一张蓝图干到底”提供了四梁八柱。

  中央党校(国家行政学院)经济部副主任王小广认为,改革开放四十年来,跨区域间的竞争、学习、赶超为我国经济发展带来了活力。随着改革发展进一步深入,区域合作正成为发展的趋势。

  “不同行政区域间的合作,存在客观上的难度,这也是国家在顶层设计上出台政策的原因,为跨行政区域合作创造了空间。”王小广认为,除了制度层面出台政策外,还要注重市场选优的过程,助力跨区域的合作更加持续。

  云南省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所长董棣表示,成为全国生态文明建设的排头兵,云南要平衡保护与发展的关系,树立大局观、长远观、整体观,以生态文明理念引领绿色发展。具体实践上,云南要抓好长江经济带、“一带一路”等发展机遇,立足区位优势、交通优势、生态优势、资源优势、文化优势,运用市场机制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,让更多发展要素向云南汇聚。

  努力成为生态文明建设排头兵,是习近平总书记考察云南时的嘱托与要求;努力成为面向南亚东南亚辐射中心,为云南找准目标定位、推动跨越发展指明了方向;当前,突出优势特色发展,为云南承担长江经济带建设的历史使命提供了支点。

  一江清水向东流,美丽云南正在开创绿色发展新天地!

       (编辑:陈云)
  

作者:

相关新闻: